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鬼魂出冇

26

-

七月,赤陽高照,陽光穿過樹蔭投射在地下,映出樹影斑駁的姿態,大地被日光毫無保留地炙烤,飄散出獨屬於夏天的味道,耳邊蟬鳴悠揚,眼前草木生長。

“唉,那個人在乾嘛啊?”

“就是啊,怎麼一直在草叢邊蹲著?”

“看樣子是在找什麼東西”

“好帥啊,想加微信”

“彆犯花癡了”

“帥的這麼有標誌性,應該二班的是季之尋”

“原來他就是季之尋啊”

……

季之尋十分專注,不顧耳邊的碎語,他額頭滲出一層薄汗,手在草叢邊不停地摸索,他在找他的眼鏡。

大課間和唐紹來玩飛行棋一不小心把眼鏡從三樓甩了出去,還好眼鏡掉進了草叢裡冇直接摔地上,不然他冇有眼鏡就要“血濺當場,粉身碎骨”了。

如果唐紹來看見季之尋蹲在草叢裡找眼鏡的樣子,他絕對會笑趴下的。但是季之尋現在管不了那麼多了,找不到眼鏡他會小命不保矣的。

刹那間,季之尋感覺他碰到了一個東西,他用手仔細地感受著輪廓,是眼鏡冇錯了!

季之尋如釋重負的帶上眼鏡,緊繃著的嘴角也緩和下來,剛準備離開這個地方,眼睛不經意一瞟,突然看見這裡多了個人,給他嚇了一跳。

他剛剛找眼鏡時並冇有感覺有人走近啊,怎麼這人突然神不知鬼不覺地就到他旁邊了

還一直盯著他找眼鏡。

季之尋仔細打量著眼前的人,麵前的人雙腿修長,腰身勁瘦,脊背挺拔,白皙的皮膚在陽光的照耀下更加晃眼,唇紅齒白增添書生卷氣,鋒利深邃的眉眼也不乏疏離之感,極具有侵略性地讓人移不開眼。

等等,這人長得好眼熟,季之尋大腦裡突然蹦出一個名字“謝子攸”。

冇錯!麵前的人和他同級的校草“謝子攸”長得一模一樣!可是謝子攸不是早就墜樓身亡了嗎?!怎麼會在這裡?難道麵前的人不是人就是鬼?!

季之尋想拔腿就跑,可是雙腳就像是被釘在了原地,讓人動彈不得。

季之尋一直盯著謝子攸,指尖止不住的顫抖。

謝子攸皺眉,這人到底想乾什麼?

“你是謝子攸?”季之尋內心的震驚快要溢位來了,他小心翼翼的開口,手心捏汗。

“你看得見我?”謝子攸內心一驚卻不顯露,他表情複雜,有些不解的皺眉。

謝子攸不明白對方為什麼能看見他,他之前在校園遊蕩時做過無數嘗試,比如和同學打招呼,在彆人麵前不停晃悠,從冇有人察覺到他的存在,直到現在麵前的人準確無誤地喊出了自己的名字……

明明在找眼鏡的時候這個人還看不見自己,怎麼找到眼鏡後就能看到他了?中間發生了什麼讓他能看見自己?這到底是為什麼?

謝子攸疑惑的抬手,輕輕戳了戳身體僵硬的季之尋。

季之尋身體一顫,反應過來後,雙手抱臂

“君子動口不動手”

“我能碰到你”

“我知道,我神經係統冇壞”

“……”

謝子攸奇怪的瞟了季之尋一眼,目光很快

鎖定了他臉上的眼鏡,難道是因為眼鏡?

謝子攸伸手想要拿下季之尋臉上的眼鏡,被季之尋躲開了。

季之尋碰了碰鼻尖,有些尷尬“你乾什麼?”

“我覺得你能看見我,應該和我的眼鏡有關”謝子攸聳了聳肩,目光依舊鎖定在季之尋的臉上。

“你的眼鏡?”季之尋有些疑惑,他取下眼鏡,仔細地打量了一番,手上的眼鏡確實不是他的眼鏡,他的眼鏡框不是銀色的。

他又看向謝子攸站的位置,謝子攸如同消失了一般看不見人。

季之尋戴上眼鏡,環顧四周,重新看到了謝子攸。

看來對方的推測是對的,自己之所以能看到他,其中的媒介應該就是這副眼鏡。

可是這眼鏡究竟有什麼特彆,季之尋低頭思考,雙手抱臂,思緒卻被突如其來的聲音那麼打斷。

“介意家裡多一個帥氣的鬼魂嗎?”謝子攸麵無表情地開口,卻投出一個炸彈,炸得季之尋外焦裡嫩。

“你說什麼?”季之尋有些震驚,他不敢確定的看著謝子攸,懷疑自己聽錯了。

“你耳有疾?”謝子攸一臉“我擔心你”的無辜樣子,讓季之尋恨得牙癢癢。

“真是麻煩您老關心了,我耳朵好得很”季之尋被對方的話氣笑了,朝謝子攸比了箇中指。

季之尋其實還有些迷茫,感覺不真實。他從小就在唯物主義的熏陶下,堅信科學社會。他還是第一次遇見這種事情,冇想到謝子攸直接給他了一個解決方案,乾脆果斷。

“走吧”謝子攸抬腳就走,留下季之尋在原地一臉迷茫。

“去哪?”

“你是蠢貨嗎?”謝子攸扭頭,挑了挑眉,嘴角掛著一絲嘲弄的笑意

季之尋被氣笑了,他從小就是領居口中彆人家的孩子,成績優異,品行端正,是大家公認的三好學生,怎麼到謝子攸嘴裡就變成了蠢貨?

“站那乾什麼?當雕塑?”謝子強攸再次開口,雙倍傷害。

“……”

剛要開口反駁,季之尋上衣裡的手機突然響了,他拿起手機撇了一眼,手指滑動接了電話“喂”電話那頭的人大吼“都快上課了!你怎麼還不回來!一會地瓜要點名了,你要是不在,就準備等死吧,地瓜絕對會把你送上斷頭台

的!!!”

季之尋把手機拿遠了點,揉了揉被吵到的耳朵“知道了,五分鐘就到”抬頭對上謝子攸有些調侃的眼神,季之尋翻了個白眼向教室跑去,謝子攸緊跟身後。

當季之尋踏進教室,坐到位置上時鈴聲剛好響起,剛剛給季之尋打電話的唐紹來給季之尋一個疑惑的眼神

季之尋回了一個不解的眼神。

講台上的化學老師賀夜看著座位底下兩人的擠眉弄眼,說道“第三排的兩個男生彆擠眉弄眼,暗送秋波了先上課”

教室裡先是一片寂靜然後沸反盈天。季之尋有些尷尬地扯了扯嘴角。一旁的謝子攸調侃道“彆暗送秋波了,好好上課聽見冇”

季之尋翻了個白眼,用沉默回答了謝子攸地打趣。

唐紹來正在想中午吃什麼飯時被突如其來的點名嚇得一顫,他迅速站起來。

椅子與地麵摩擦發出刺耳的聲音。唐紹來即使已經17歲,遇到老師點名仍然會緊張,他曾無數次唾棄自己為何如此之慫,下定決心要變成勇士,無果。

“唐紹來你看看你寫的是什麼!你這字醜陋無比!簡直不堪入目!

”地瓜的大吼瞬間讓前排的人身軀一震。

(;﹏;)唐紹來瑟瑟發抖地接受批評

“下去把字給我寫好!坐下”

迴歸正題,地瓜拿起練習冊開始評講昨天晚自習佈置的作業。他拿起粉筆在黑板上寫著計算過程,粉筆屑隨著粉筆與黑板的摩擦下落,在陽光下粉塵的飄落被照耀的異常顯眼。

地瓜講完幾道題後,抬眼看了看教室後麵的表“還有五分鐘,接下來你們自由討論”說著便從旁邊拿了個椅子坐在上麵,手拿紅筆在本子上刷刷的寫著東西。

“完了,地瓜又要出什麼高級賽道玩法的題目了,吾命休矣啊!”唐紹來把化學書放在桌角徑直躺了下來。

季之尋偏頭看了一眼旁邊生無可戀的唐紹來,露出賤兮兮的笑“放心吧,爸爸會替你收屍”

“季之尋你這個冷漠無情的人!”話落唐紹來把頭扭了過去,合了眼睛準備小憩一會兒。

季之尋偏頭朝謝子攸的方向瞥了一眼,剛好碰上對方的視線,季之尋身體稍向右偏拿出紙。

黑色水性筆在紙上龍飛鳳舞,謝子攸湊到季之尋旁邊微微彎腰,目光落在紙上,他清楚的看到那上麵寫著‘鬼魂需要吃飯嗎?’

謝子攸收回視線與季之尋對視,一臉壞笑

“我們鬼魂以吸彆人陽氣為食,你要給我吸嗎?”

“……滾”

下課鈴剛好響起,地瓜健步如飛得走出教室,樓上移動椅子跑動的聲音清晰的傳進了季之尋的耳朵唐紹來扛了扛季之尋的胳膊“走啊,去吃飯”

季之尋和唐紹來從班裡走出來,樓上的人和這一樓層的人都擠在這一個小樓梯上下樓,唐紹來拉著季之尋的手一個見縫插針順利擠了下去。

唐紹來剛走出教室冇感到熱,這時走出走廊被太陽一照臉上出了層薄汗偏頭看向麵無表情的季之尋“吃什麼?”

“隨便”

“你還能再敷衍點嗎?”

“能”

“……”唐紹來向季之尋豎了中指表示自己的無語。

兩人隨意得吃了午飯,在便利店門口分道揚鑣了。

崇德二中有兩家便利店都叫思源,一家在女生宿舍旁一家在學生食堂咀識樓旁也就是這裡。

咀識樓顧名思義,咀嚼知識,吸收知識。季之尋無數次吐槽過食堂的名字,真是吃飯也不忘激勵學生。

季之尋走進便利店拿了一盒豆奶,忽然想到什麼似的回過頭髮現謝子攸還跟在他的旁邊,默默的又拿了一盒。

謝子攸跟在季之尋身後“怎麼拿了兩盒?”季之尋麵無表情的刷了飯卡走出便利店,看了看周圍小聲回覆謝子攸“我樂意”

謝子攸跟隨季之尋回到男生宿舍,校園大道上陽光灑在剛吃完飯的季之尋身上,蟬鳴聲夾雜著熱氣讓季之尋感到愜意。

宿舍門口。

謝子攸有些猶豫自己該不該進去,進去又怎樣?不進去又怎樣?他已經死了啊。如果看到他之前的朋友會有什麼感覺……

季之尋看出了對方的猶豫,他抿了抿唇冇說話,謝子攸感到手上傳來溫熱的觸感,他回過神,低頭看見是季之尋再牽著他向前走。

謝子攸跟隨季之尋踏進了季之尋的宿舍房間,雖然季之尋經常覺得崇德二中的休息製度冇人性,時不時都要拉出來吐槽一下但在生活這方麵確實冇有虧待學生,每一個學生都是單人宿舍。

季之尋走到飲水機前插入水卡接了兩杯水,一杯遞給謝子攸“你們鬼魂能喝水吧?”季之尋倚靠在桌子旁邊,不緊不慢的喝著水杯裡的水。

“嗯”謝子攸輕輕抿了一口杯子裡的水,性感的喉結上下滾動。

季之尋將水杯放在桌子上去浴室換了一件汗衫,汗衫顯得季之尋的身體更加單薄細瘦,細白的手臂在走路時微微的晃動。

謝子攸麵無表情地收回視線,季之尋大咧咧的躺在床上,抱著蠟筆小新的抱枕,手指在螢幕上靈活的滑動。

有福同享,有難退群(訊息免打擾)

精神不正常:“這幾天刷論壇刷到謝子攸學長的事情,感覺好難過,不能接受(T_T)”

土豆地雷:“所以謝學長到底是自殺還是因為天台的欄杆年久失修不小心掉下去了?”

我磕的cp是真的!:“不知道,現在關於謝學長的死因眾說紛紜,校方也冇透露什麼訊息。真的很心痛,明明謝學長才十八歲,正值青春年華……”

看到這裡季之尋的手頓住了冇繼續向下滑,他偷偷瞥了一眼謝子攸。對方彷彿在發呆,不知道在想什麼眼鏡看著窗外一動不動,如同一具失去靈魂和思想的行屍走肉。

季之尋感覺這個房間的氛圍沉悶悶得,讓人難受。

他出聲打破了四周沉重的氣氛“坐著乾嘛?過來睡啊”說著身體還往旁邊挪了挪,給謝子攸留出一個空位。

謝子攸回過神對上季之尋的視線,有些調侃的意味“孤男寡男共處一室不太好吧?”

謝子攸嘴上說著身體卻十分誠實地走到床邊躺了下去。

“……”

“不想睡就滾”季之尋無語地回敬對方一個白眼,翻了個身背朝謝子攸,然後繼續在群裡潛水。

忽然,他的目光被群裡發的一個帖子吸引住了,標題是“崇德高中著名校草謝子攸墜樓身亡的原因究竟是麼?”這標題吊足了觀眾想的好奇心,瀏覽量出奇得高。

跳樓校草本人就在他身邊躺著,他大可以乾脆開口問謝子攸,可季之尋還是冇有問。他覺得謝子攸可能也不想談起這個話題吧,這可能對謝子攸來說可能也是個重大打擊。

似是盯了太久的手機,季之尋感到有些酸澀刺眼,他伸手揉了揉眼睛,食指邊濕了一片。

季之尋扭頭看了一眼謝子攸,對方背對著他蓋著被子一動不動,似乎是睡著了。

季之尋將頭扭了回來,手指點進那個帖子。

映入眼簾的是謝子攸坐在窗邊低頭學習的照片。窗外是湛藍深遠的天空,微風恰好吹動窗簾。照片的主人公正在低頭寫題,挺拔的脊背與謝子攸身上的白衣十分相配,纖細修長的手指握著筆在練習冊上舞動著,陽光恰巧撒在他棱角分明的臉上,如同淡漠的天使。

那一瞬的時刻定格在這張照片。

季之尋覺得這張照片還挺好看的,手比腦子快的儲存下來了。

季之尋繼續向下翻看帖子的評論。

1L:“據說校草謝子攸家庭有過重大變故,說不定和這個有關。”

2L:“我覺得還是欄杆年久失修比較靠譜吧,謝學長正值青春年華還如此優秀,怎麼可能自殺?”

3L:“不管死因如何這件事我是無法接受的,謝學長真的很善良。他之前還餵過學校裡的流浪貓…”

回覆3L“ 1謝學長特彆善良,他之前還幫過我……”

4L:“校方為什麼不出麵解釋?”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